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> 利来最老的 > 为了减轻企业负担

为了减轻企业负担

  自杀?猝死?江苏兴利来特钢有限公司54岁的老总包存林突然死亡,引发种种猜测。当地政府表示,死者死于高血压引起的脑淤血。有人猜测现在的市场对他的打击太大,在金融风暴的影响下,包存林的财富大幅缩水。

  江苏兴化戴南镇是华东著名的不锈钢集散地,生产企业就有1000多家,而当地一名民营企业家的死亡引发业内震动,更让人担心的是不锈钢生产企业今后的发展形势。

  11日,当地论坛爆料,江苏兴利来特钢有限公司54岁的老总包存林突然死亡,顿时引起大家的种种猜测。

  对此,当地政府表示,死者死于高血压引起的脑淤血。戴南镇刘林副书记对本报表示,“死者生前健康状况良好,并没有寻短见的迹象,可能是现在的市场对他打击比较大”。

  当地政府表示,包存林所经营的江苏兴利来特钢有限公司2004年实现产值2.2亿元,利税4000多万,新项目上马竣工后,年产值将达到6亿-10亿,利税1亿多。在整个戴南企业中将排进前三名。

  “企业的工厂还在正常运作,包的大女儿已经接管企业。”刘表示。一位戴南的同行厂家介绍,此前,包的女儿一直跟着他经营工厂。

  接受记者采访时,一位数年前同包有过接触的工厂负责人介绍,包初中文化,篾匠出身,13年前,他在广州跑不锈钢供销。8年前回到兴化戴南,在当地成立了自己的厂子,当时占地16亩,这几年发展很快,现在厂房占地180亩。

  据媒体报道,2005年有关部门印制的一本“不锈钢交易城通讯录”上介绍,江苏兴利来特钢有限公司2004年实现产值2.2亿元,利税4000多万,新项目上马竣工后,年产值将达到6亿-10亿,利税1亿多。

  包的同行说,“最近几年,‘兴利来’扩张得很快,工厂从采购、生产到销售都是一条龙作业。但是‘兴利来’生产的不锈钢产品,当地有很多小厂也在做,今年以来需求突然减弱了,如果要吸纳‘兴利来’的新增产能,要关闭多少家小厂啊。”

  不锈钢行情也是引发不锈钢巨头悲剧的各种版本猜想的原因。今年金融风暴情况下,不锈钢行情也是经历了“过山车”式的行情。

  以不锈钢生产一种重要原料镍板为例。一位江苏兴化市轧钢厂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“镍板去年的价格达到四十几万一吨,今年一路下跌,9月份十几万,10月份跌到9万多,现在价格稳定在9万左右”。

  “另外一种不锈钢材料,9月份市场收购价是2万多一吨,现在1万出头,一吨就亏1万块左右”。

  而且,这种行情对缺少资金的大企业冲击尤甚。刘林介绍,“库存量越大的企业遇到的困难越多”。企业库存量大,资金大幅缩水,企业确实难以承受。与此形成对应的是,兴化当地没有库存或者库存少的企业现在的经营情况都正常。

  江苏兴龙一家金属制品股份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对本报表示,“存货多,麻烦就大。我们都维持着正常库存,收购多少材料,加工多少产品,所以,像我们这样厂家的经营都还正常”。

  根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,近期国内不锈钢价格下跌幅度达5000~7000元每吨,幅度之大历史罕见。

  针对不锈钢缩水对兴化当地经济的冲击,上个月25日左右,当地政府邀请了中国不锈钢协会会长李成等业内专家来当地调查,并举办论坛同当地领导与企业家代表进行交流,当时,包存林也出席在列。

  李成在会上提出,“请当地不锈钢企业在扩张产能的时候,要十分谨慎”,因为不锈钢供过于求的局面已经形成,他举例说,世界不锈钢需求量是2400万吨左右,但是生产能力已经达到4000万吨。

  上海一家钢铁贸易公司的总经理王全(化名)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,今年以来,不锈钢行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“寒流”,拿不锈钢主材料的镍板举例,去年镍板的价格每吨还在47万元左右,而今年已经跌到八九万元。净资产缩水80%,负债率不高可以撑过去。资不抵债很正常。

  如果包存林去年在高价位时购买了大量镍板,在今年不锈钢成品销售价格低,销售量小的情况下,资金不能及时回笼,势必亏损严重。

  王全说,江浙一带的不锈钢经营者很多选择了停产或半停产的状态。而且破产也不是危言耸听的事情。

  “就在最近,温州的两家不锈钢生产企业刚刚申请破产,两家的年产值合起来不到10亿人民币”。

  王全介绍,虽然最近信贷有所放松,但是需求拉动不明显,因为一些不锈钢下游企业在等待观望,这些企业能不采购就不采购,“我的很多贸易伙伴都处在危险边缘”。

  一个“兴利来”的戴南同行对本报表示,“据说,包死后,家人还在拿着政府刚刚出台的文件到处找他。我们都慨叹,文件要是早一点来,可能悲剧就能避免”。

  据了解,兴利来特钢有限公司共向银行贷款4.2亿,其中由8家公司为其担保2个多亿。刘书记介绍,13日刚刚收到人民银行泰州分行的文件,“要求加大对泰州中小企业信贷支持力度”。

  此间,戴南镇政府也做出了很多努力。刘林表示,最近,为了减轻企业负担,最近市政府还免去了企业的行政费用,比如,环保费、治安费,“但是市场依然很冷淡,订单量很少”。

  一位包存林生前的好友评价,“戴南人对他评价都很好,并不是因为朋友才这么说。只是因为他财富缩水太大,加上几个月的短期贷款。即使信贷环境放松了,也很少有人敢为他抵押了”。